說什麼是什麼

關於部落格
挖坑是快樂的~~~~填坑是痛苦的~~~~就讓我做挖坑大王吧XDDDD
  • 145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 粽子(們?)的五四三

 
 
 
 
 
 
 
 
 
 
話說,只要是人就會三不五時小聚喝茶閒喀牙(當然悶油瓶除外),咱們的粽子老兄也有所謂的聚會,且看……
 
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空間中响起吱吱喳喳吵雜聲,一雙雙泛著幽綠光芒眼睛閃現出來………
 
「嗯哼~今天是N百年一次聚會,秉持著…..噼哩啪啦….(以下省略)」一個包的媲美埃及木乃伊的某粽子,站在高台上說的是口沫橫飛,半徑三公尺無人靠近
 
『才不是什麼蓮花,可遠觀不可褻玩焉!他老兄口水亂噴,誰想讓他N百年噁心口水噴的全身都是…..』看著下雨地方,某粽子起了一陣惡寒
 
三倆成群,嘀咕聲不絕,在某某粽子提到吳邪,頓時熱水炸開鍋附和之聲連綿不絕
 
「這小子超晦氣~凡去過的地方沒有不死一堆有的沒的….」戴著青銅狐狸面具的粽子忿忿不平的說起陪著自己的女人如何被吳邪輕薄ˋ糟蹋
 
「你算好了~」頭呈奇怪角度的海猴子,捂著肩膀一拐一拐的慢慢走來「當初只是想嚇他而已,沒想到那小哥這麼護著他,先打爛肩膀最後連頸骨都被小哥絞斷,最終我也只咬了該死的吳邪一口…….
 
「我們什麼也沒做啊」溫度急速下降,刮起陣陣寒風,裹著薄冰張著大嘴露出獠牙,全身呈現恐怖青紫色的冰屍,圍成一圈一個個突然冒出來
 
「鬼啊~」
 
「切!你不也是!?」開始敘述他們長眠在冰下被吳邪一等人打擾「只不過和我們貼身而過,有必要弄到雪崩嗎?」屍胎從後面露出被踏扁的頭,頗為認同的搖晃著
 
全身像拼圖縫起來的坐化金身湊了過來「不也是和他肉貼肉摸了白嫩嫩胸膛一把,”尾巴被吳邪說成雞巴,結果咧….
 
 
 
「那我咧~」大量頭髮從地板間隙湧出「別踩我的臉!我也只纏了他們幾次,想親親看起來可口的吳邪,沒想到啊沒想到….三不五時拿火嚇我就算了,還燒了我一堆頭髮,還揍了我幾拳」隱約看出頭髮有燒過痕跡「最後我還是沒親到啊啊啊~~」
 
臉上掛著三條黑線,眾粽子看著發花痴的禁婆一時無語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