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說什麼是什麼
關於部落格
挖坑是快樂的~~~~填坑是痛苦的~~~~就讓我做挖坑大王吧XDDDD
  • 146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盜墓筆記)-味道-

 

 

 

 

在炙熱的夏季夜晚帶著令人不舒服的悶熱,直令人睡不著…
吳邪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最後乾脆爬起來發起呆來,火光閃現倏滅,吳邪狠狠抽了口煙,一口吐出煙霧,白煙在空氣中扭曲變化著奇怪形體;最近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冒出來,先是文錦再來三叔ˋ不!應該是解連環!這一個結束卻又是另一個開始!而這次關鍵人物居然是悶油瓶!?

悶油瓶…張起靈…吳邪反復叨念著這個名字,這悶油瓶可是專業失蹤人員,該不會…,不安如黑洞般越來越大,吳邪只覺全身如萬蟻囓咬般難受,最終還是爬起身溜出房間。

輕輕一推,門無聲無息滑開一道縫隙,一隻眼向房內窺視著,印入眼的是空蕩的床,吳邪心頭喀噔一聲,暗叫這殺千刀的該不會又給他玩失蹤了!?隨著房門大敞,吳邪這才看到捲縮在床頭靠著牆的人,暗暗鬆下一口氣;窗外投進濛濛月光之下悶油瓶多了一絲柔和卻也顯得格外脆弱不真實。

明知道自己光著腳不會發出太大聲音,吳邪還是盡可能的放輕腳步,一步一步慢慢接近悶油瓶,吳邪嚥了口水朝悶油瓶伸出手,這距離雖近但過程異常緩慢,這簡直比盜墓開棺時還讓他緊張,一時間心跳如雷大聲作响,在寂靜深夜裡耳邊都是自己心跳聲,吳邪恨不得能掐著心叫它小聲點。

探出的手僵在半空,吳邪看著突然睁開雙眼的悶油瓶,尷尬的不知該如何解釋,難不成說其實他來夜襲的!?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這角色反過來還差不多。

一時間兩人就在那大眼瞪小眼的,吳邪馬上敗陣下來,雙眼痠澀不已,暗自嘀咕著這悶油瓶怎麼會像沒事般,他眼睛是鐵打的不成?難道又犯傻了?

「小哥?」吳邪心裡一急做了平常絕不敢作的事,一把揪住悶油瓶的領子把他扯了過來,卻沒料到悶油瓶居然毫不抵抗,用力過猛,兩人的鼻尖幾乎要湊在一起。

吳邪這時連挖洞把自己給埋了的念頭都有了,訕訕然放開手,正打算厚著臉皮當什麼都沒發生過開溜,悶油瓶猛地欺上身,抓著他的手一扯順勢一壓,把吳邪困在自己身下這小小世界裡。


一陣天旋地轉後,等吳邪回過神時早就被悶油瓶壓的死死的,悶油瓶眼中閃著他既熟悉又害怕的光芒,看的吳邪心中警鈴大作,這種眼神、這種目光不是這悶油瓶想做什麼時才會有的嗎?


不妙!現在這種姿勢是大大的不妙啊!!


「別動!」身下人掙扎欲逃,悶油瓶沉聲警告更是加重力道制住吳邪,悶油瓶埋首在他的頸窩,深深吸了口氣,吳邪剛才要逃時他有種不安,就連他當初發現記憶全失也沒如此驚慌過,雖然他現在還不能釐清這是什麼,但悶油瓶只確定一件事;他的世界絕對要有吳邪的存在!!

感受到悶油瓶僵直的身體,空氣淨是悶油瓶的獨特氣息,吳邪暗嘆一聲,他啊果然還是無法拒絕悶油瓶!亦或者根本是他不想拒絕!吳邪伸出手緊擁他,身體貼著身體,心臟鼓譟著,分不清是他的還是悶油瓶。

那就這樣吧!現在他只要悶油瓶(吳邪)存在就夠了!
                                             
                                                    完||b
別懷疑就是完結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